“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配曲/调声/动画:幽寂

曲绘:车前草


一直很渴望可以写一首以屈子的《国殇》为题材的歌,因此挑战了比较偏向国风的管弦乐,和庄重肃穆的牙哥唱腔。希望将我对这首诗篇的感情表达了出来……赶在端午节前献给灵均与古往今来的先贤和英烈们。

《国殇》一直都是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一首屈子诗篇,自从写《魃》之后就开始考虑如何表现它。最后还是没有完全用古风或者民族调,而是用了偏近现代感的管弦乐。因为我希望表现的不仅仅是诗歌本身的时代,更是从古至今,特别是“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的近代史中,为了保家卫国,守护祖国和人民而捐躯的英灵们所共通的精神。

曲绘(以及编曲和动画的协力指导)当然依然是永远安定地带来惊喜的车前草桑!不奢望我们的共同努力能够无愧于先贤的不朽诗句,但求无愧于我们的内心吧。

莫伊拉热唱Sweet Dreams【不


真的,欢迎大家感受一下Eurhythmics的原MV,橘毛的Annie Lennox简直莫姨本姨

And now I've ruined this song for you forever

These birbs kill fascists

520

才想起来今天orz

最近学术的事情忙得有点精神失常……马上又要去实验室忙一天。

坑也没有填完几个,但是有一直在思考这方面的事情。“完成创作”本身,几乎算是从牙缝里挤时间了……

月底学术委员会会议搞定以后,估计会多有一些块状的时间,会发布一些准备了很长时间,个人觉得也比较突破的作品。

感谢即使这样也一直关注着聆听着我的你们,爱你哦<3

生辰自题

穷山恶水读书地
二十八年器不成
自诩英雄甘寂寞
难堪韶乐竟希声
鸿鹄侧畔飞机过
老树抬头见草蓬
今朝迈步从头越
华发未生髀肉生

2018年5月15日,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多锻炼多看书(论文)。

嗷嗷!革命人永远十八!二十八也是十八!

(我为什么总往历史笔记的页面转我这个笨蛋!)

花园学派的车前草:

祝我们 @在人行道上骑自行车 生日快乐!!!
涂了一张people sing版呆毛(那是什么)~也祝呆毛英文成功录完~
嗯总之……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诺玛吉亚历史笔记-人物介绍(不含隐藏人物)

来了~!有点啰啰嗦嗦的><希望你喜欢~

在页面新开了“设定资料”这个类别,以后说不定会把一些关于帝国、塔兰多尔、诺玛吉亚和弗尔肯民族的设定也贴上来~

诺玛吉亚历史笔记:

---说明---

应归羌为首的小伙伴要求,把详细的人物介绍贴上来了,主页的链接页面也会更新。应该还会包含少量隐藏人物,不过由于他们或是还没太设定好,或是写出来太剧透了(现在还不够剧透吗?!)),所以暂时先不放出来~歌是每个人都将会有的。

---说明完---


【涅米亚】

流浪民族马车队的诗人和历史记录者。出生时由于奇异的白化外貌,以及其母在生产中死亡的缘故,几乎被族人遗弃,族长以看到她将要继承历史记录者使命的预兆为由收留抚养,并用诞生那天的天气“雪”命名。 
温和而健谈,但有一种虚无缥缈的孤独感。喜欢和其他的诗人和歌手交谈,交换故事和歌曲。教给了奥斯塔西乌斯许多不同民族的历史和传统。具有从音乐中了解人心和历史的能力,和对旋律过耳不忘的能力。由于身为历史记录者的缘故,似乎也具有了某种神性和通灵的能力。 
故事的串联人。 
 
【奥斯塔西乌斯】 
来自帝国西南学者都市“塔兰多尔”的青年历史学家。因在梦中见到巨龙破地而出毁灭帝国都城的异象,不顾学术权威的百般刁难,决定去东部探寻真相,在准备出发时遇到了流浪民族,因为他们也得到了类似的启示,故而同行。 
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但谦和好问,对重视的事情有着异常的执着。随身携带着百科全书和笔记本,见到什么都要记下来。与涅米亚和艾菲乌斯十分谈得来。 
多年之前曾经到过诺玛吉亚,认识当时还是少女(而且也还不叫这个称号)的德尔赛斐娜。现在书本里还保留着当年德尔赛斐娜赠予他的花瓣。 
 
【梅斯米拉】 
流浪民族的先知和马车队现在的族长,使用水晶球、动物骨骼和草木灰烬占卜和获得启示,指导马车队的目的地。 
看上去十分神秘,寡言少语,说话并不直接,喜欢使用譬喻。本质是十分睿智和母性的人。当年看着前任族长将涅米亚养大,对涅米亚来说是如同长姊一样的人物。除了具有先知的能力,也有很强的医术。 
 
【艾菲乌斯】 
诺玛吉亚的祭典诗人,村庄历史和信仰的传承者之一。在五年前诺玛吉亚被北方游牧部落劫掠时,带领另外四名乐手和学徒向西南方逃亡至帝国中部,其后便带领他们四处流浪卖艺为生。 
为人庄重,说话有古文感,自称“吾”,对他人称“汝”。村庄陷落前有着单纯的信仰和使命感,但易于陷入悲观。不善于袒露内心,只和奥斯塔西乌斯很少地谈过一些自己的事情。对费里斯图斯有成见。 
具有通过梦境了解历史并创作诗篇的能力。离开村庄后因为接触到帝国的政治和风气而产生疑虑,加之保护四名同伴的重担,而导致梦境逐渐被污染,精神受到折磨。最后在梅斯米拉的治疗,尤美拉的关怀和同伴们的鼓励下被治愈。 
 
【尤美拉】 
村庄的见习乐手,是艾菲乌斯的第一个学徒。五年前与包括艾菲乌斯的乐手们一同逃亡。 
即使在困苦的逃亡生活中也能保持活泼乐观的天性,尽一切努力提升众人的情绪。与流浪民族车队相遇后,和涅米亚关系紧密。 
对艾菲乌斯像兄长一般敬爱和依赖。在对他的爱慕和“成为成熟的,能够照顾大家的人”的愿望之间成长,性格里也慢慢多了深沉的因素,开始像姐姐一样照顾比她还年轻的后辈。是最早注意到艾菲乌斯精神异常的人之一。 
 
【德尔赛斐娜】 
诺玛吉亚的女祭司,是最受村人爱戴的贤者。村庄陷落后下落不明。实际上独自沿河流逃亡到东南部的村镇,在经历了许多悲惨遭遇后寄人篱下地生活着,但即使如此也一直保存着作为祭礼法器的小鼓和法杖。 
原名“蕾提雅”,在许多年前认识了当时随导师游学来到村子的奥斯塔西乌斯,并与其产生了朦胧的感情。后来因前任祭司离世而提前接任,抛弃了过去的身份成为守护村庄的贤者。具有通过吟唱和舞蹈与村人信仰的神灵沟通的能力,但切断与家乡土地的联系后便逐渐失去能力了。 
最后决定死也要返回故乡,在九死一生的时刻被旅人们发现,与族人和奥斯塔重逢,并一同返回诺玛吉亚。 
 
【费里斯图斯】 
帝国都城“喀塔波利斯”一家旅店的驻唱歌手。以前是帝国军的一名号令员,参加过击退北方蛮族的战役和镇压反抗者的战役。之后因为经历了“龙喉事件”,身体受创而被迫退役,现寓居在莫莱娜家族开的旅店。 
性格开朗热情,喜欢给来往的客人们导游指路,在旅人们滞留在都城过冬的期间给予他们很多帮助。对自己曾经服役于帝国军队的经历非常自豪,看重战士的荣耀和帝国的历史。另外一方面,显然对帝国所征服的民族的视角了解甚少。和酒馆主人的女儿莫莱娜是忘年交,给她灌输了不少军旅知识。 
 
【莫莱娜】 
费里斯图斯寓居的旅店老板的千金,军迷,费里斯图斯的忘年交。名字的意思是“黑色”,以自己拥有和帝国信仰的女战神相似的深黑色头发为荣。 
因为总和来往的士兵接触,而形成了活跃、刚烈的性格。虽然帝国的女性战士非常罕见,但仍然向往着军旅生涯。是下棋的天才。与涅米亚和尤美拉很玩得来。

黑什么不许你黑言和的性能

我知道很多人看不惯我们,但咱们用事实说话(焦点~访谈~噔噔~噔噔~噔噔噔噔……),事实上不存在的事,或者混淆问题的事,咱颠倒黑白带节奏可就不是君子之行了啊= =

言和是b-plats绝唱好么,她之后禾念分的家,后来直到阿绫开工之后才派人形兔老师去学的制作技术,之前洛天依和言和都是雅马哈分支的b-plats做的。初代目洛天依的很多(由于日本制作方不了解中文语音所以处理错了的)问题,言和都解决了好么(除了e段,这个问题后来是人形兔老师从阿绫开始解决的)。有目共睹天依V3跟言和的快歌相性都比后来阿绫龙牙要强不少(纯观察,没有优劣之分,中慢速的话阿绫和龙牙又要强一些),就是因为以前两只是日本制作风格。这事儿首先就没得黑,本家监制,有本家能发现的硬伤早就解决了。要黑那类似甚至更严重的问题天依也有,你也得敢黑= =

言和的声线不妹子不讨喜也成黑点了,这根本和性能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点好么,我不用天依是因为她的声线在我的音乐里用不着,我也犯不上因为我个人偏好就黑她啊。不说声线,就说“唱功”或者音乐上让我觉得用得着的特性。发音实在度只有阿绫能跟她比,快歌相性VC第一,这都是没有异议的。当然因为快口又solid系的缘故所以不调会显得过硬,是制作风格导致的必然偏重。不然调教师是干嘛的啊!

咱再从语音学(我搞UTAU技研所以涉猎了这方面)上来说,言和是标准京普(不然为什么人喜欢拿她调相声?),唯一的明显缺陷是e段(这事儿天依也有,壮士要黑一起黑,别特么针对小和)。我认识不混VC圈不是言厨的基友都说她最标准普通话!发音完满,只有个别音需要拆音,打谱友好,在我用过的声库里都没人能比,到现在什么歌我想出来都还是先让她打谱,然后才考虑声线的问题,因为用别人打谱都得大面积拆音改音才能听出语音的感觉来。

……反正撕逼吵架我不管,事实是不可撼动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不喜欢谁的行为或者谁的审美都没关系,别鸡巴带节奏颠倒黑白。让我家小和的优点被撕逼埋没,我真的诅咒你一辈子。

Guess what宝贝儿们,诗篇和雨祭昨天都4000了!海军节快乐!【……

应 @归羌 的要求,可能这几天会抽空放一些(不知道攒了几辈子的)设定文字到公式lofter那边~

1/2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