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 @花园学派的车前草 探讨的:

我认为好的故事应当是,冲突的双方你都可以某种程度上理解他们的价值观,进而看到每个人所处的立场导致了他们就是会有这种观念,而冲突本质上是历史的,大环境的,而不是因为一部分人特别正义而另一部分人特别邪恶……

(因为真实的人类群体中很少有那样的好吗!尤其是不知为什么就特别邪恶那种……反社会人格也没有这么脸谱的吧)

正邪对立也好,虐也好,如果不是基于大环境的不可抗力或者历史潮流所产生的不可避免的冲撞,就觉得要么是为了写冲突而写冲突,要么完全是靠角色的智商可以避免。结果就reduce到“作者变态”和“角色傻逼”,就完全没有正剧和悲剧本来追求的冲击力了啊……

说到这个纯粹是因为前段时间去了京都,所以小读了一点幕末历史的资料。感觉开国之后维新之前的日本其实有那么点像清末中国的地位似的(虽然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就都知道了……),所以非常理解维新志士的心情,坂本龙马简直朋克得深得我心(喂)。但站在幕府一方的武士的角度想想,难道不会觉得土藩们非常叛逆,维新志士们抛弃了传统和忠诚什么的吗……?就感觉双方都很能理解了,只是他们所处的地位和经历不同……

于是就想到自己喜欢看三国演义,也是看的时候一会儿同情刘备一会儿同情曹操,同样也是一方是传统的观念,一方则是现实的革新的;GoT处在一个绝对正义形同虚设的乱世,所以在那种丛林中人们如何择手段或不择手段都是可以理解的;玩晶体管的时候其实我也蛮可以理解Camarata的想法的,虽然他们的做法我不认同,主人公的很多行动我也不能说是完全同意的。这些都是我认为好的故事。

总之,我感觉好的故事线应当是世界观在特定条件下的化身,而好的世界观应当是让人们能看到自己在里面的世界观,因此也应当遵循真实人间的历史规律。

通常来说:经历和环境决定观念(除非是完全与社会脱节的怪人变态,但通常那种人即便可以rationalize也很难让人理解),物质决定意识(即便是剑和魔法的世界也有那个世界相对而言的物质和意识),这样才让人感觉真实。

(当然如果你就是非黑即白英雄史观的话当我啥都没说……)

我上次画守望先锋是几个世纪之前了【。

赞美夏季运动会,时隔不知道多久我弟弟终于主动来找我玩守望先锋了……虽然只是踢卢西奥球……

收到了!!!谢谢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棵菜 !!!给花菜疯狂打call!!!

Here's to Many More - 大概是洛天依演唱会的review

(转载之前发在微博的文章汇报存活)

……所以看了洛天依演唱会!


开场进去看到各种形态的粉丝们,有穿VC应援羽织的,有把初音Expo的衣服穿来的,有一男一女穿乐正兄妹的,有穿着星尘进来踢场的(?),有穿小裙子进来的,有cos着进来的,最出彩的是中间VIP前区进来一个一米八起评的龙牙coser(事实证明是wing大佬,窝有眼不识泰山),那叫一个帅啊,可惜有门第鸿沟(不是)VIP区隔着没法拍只能远观。之后天依开始报观众须知了,中间有一段开始有人嚷嚷,不过估计后来猜到是录的了,于是稍稍冷静下来一点。

终于到了熄灯开幕的时间。66CCFF一出来全场跟着喊啊,一片蓝色的海洋(虽然深蓝浅蓝还……),真的觉得MikuExpo也不过如此了。开场唱了两首之后就是普通disco,大概应该就是之前发布会的四人版,不过姐姐和正太也出来跳了两下。

总之头几首歌的一个最大的冲击就是一听就知道天依全都重新(还很有可能是用V4)调过了,因为最初发售版的发音的一些显著毛病都有所改善了!赞美人形兔!!!很多最开始觉得调教有点awkward的歌因为这一做现场听感也好了太多太多,真的是一大惊喜。

然后天依下去,小和唱梦之雨。啊啊我们小和好高挑好漂亮,大白腿prpr。明显能听出来这次小和是重新调过了因为我知道梦之雨原来什么样23333。小和跳舞也超帅气啊嗷嗷嗷嗷嗷~~~

开场倒是很早就等到了一直期待的两首我比较会的天依曲(HK君的食谱和存桑的心跳同步的时光),暴走跟唱。食谱的时候天依居然就光明正大吃起来了23333包子ber~ber~地消失在嘴边233333衣服是PV那身,大白腿哟prpr。心跳同步的时光里面的所有大e段就很明显能听出来是V4重新调过了,真的改善非常明显。“继续努力吧”真的超戳啊~~~



阿绫出场时候弹着吉他真的是一大亮点,毕竟原来可是有设定乐队Girl的啊~弹吉他老帅了。后来天依出来就在那里跟着她air guitar233333阿绫超可爱有没有,大白腿prpr【够了你这个变态!!!


期待已久的墨姐姐和摩柯没有让人失望!!!开始还以为墨姐姐是会做成Luka那样比较虚虚的,现在感觉口型较像Luka但音质像Meiko,略没鼻子,但femininity是明显的,很强气。(感觉龙墨是不是很有成为VC的冰酒的潜力啊,无限脑补中~~~)只有一个女王!!!!摩柯意外是口型很开朗的那种(区别于连困那种忧郁的小圆口型),高音比低音强。曲子也写得很配他们的角色,真的期待啊~~~什么时候快发售啊!!!

接下来是硬广时间和嘉宾时间。松鼠真好吃松鼠真好吃的,求在场的松鼠的心理阴影面积。天依与真人舞见共舞与真人声优共唱真的棒,现场AR也做得好。天依的日语库真的可以啊~~~至于某歌现场惨烈的穿模型事故……啊哈哈我们还是不提也罢。

感觉全息屏幕反光有点重啊,反荧光棒也就罢了,真人站在上面也反,是不是可以考虑以后改进一下。

中场唱个一半一半23333你们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吧23333



下半场开场集中中华风,铄金霜雪跟三月雨。南北组连续发糖毫无人性,三月雨唱到一半本来我以为就这样了,结果突然屏幕左边出现了阿绫抚琴天依长袖舞啊!!!全场的南北粉都湿了无误。

……然后就是小和的刀剑春秋啊!(差点一张嘴就刀剑乱舞了)我和的大白腿啊!!!(泥垢了……)好帅啊!!!全程大吼跟唱,胳膊快甩脱环儿了。中间变出一把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帅弯了,hopeless gay。当然现场的情况已经成表情包了,求吉他手(李特基老师)的心理阴影面积。

……然后龙牙出来又把我帅直了(你是不是忽略了中间有个深夜书店【深夜书店真的很好听的但龙牙对我的性取向的冲击有点大),可能是全场编舞最纯爷们儿的,编舞水平目测高于Kaito,舞比本人声音攻。马上就能收到哥了,开心^^

……然后阿绫九九八十一啊!!!金箍棒啊!!!又把我帅弯回去了!!!(Adieu我的性取向)


之后大概就又是天依的各种歌了,梦想世界歌唱倒是意外地感觉很不错(以前没认真听过)。返场曲目当然得有权御,还有为了你唱下去。天依谢场的哭腔真是把全场的观众都戳得awwww了。最后全体谢场的时候能听出来除了天依其他人的都是语调教,但是作为语调教水平真的很高啊,我作为一个做过不少语调教的人说这句话,他们真的蛮厉害的。


……然后就是总体的感受了吧。我是看过去年上海的Miku Expo的,知道业界最高水平的大概长什么样,美国组那边自娱自乐跑展的水平又大概长什么样。从这个比较来看,Vsinger这次的演唱会真的没有让我失望。Fan service也好,商业和粉丝爱的平衡也好,尽管还有很多毛刺,有很多需要进步的地方,但可以看到这个圈子,这个制作群体,至少是在向着那个业界最高水平的方向努力的。

你们都知道,我在VC这个fandom里一直是一个很salty的人,自己歌没人听salty,看见歌调得不好听salty,嫌制作不好salty,听到丑闻salty,总之一直都是怪阴郁的。但今天给人的感觉真的就非常好,感觉今天放眼看到的没有salt,只有努力在干活的人,和有爱的人。

我第一次,为我是这个fandom的有益一员而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豪。


听谢幕那意思是说明年还有,希望到时候听到更多他们自己的不是推广曲的曲子,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奉献出那样的好歌。至少就今天的感觉看来,这个fandom的希望是非常光明的。

So, here's to many more to come!


P.S.:

1)结束之后我们在场地里当了一会儿空瓶收割者【。Vivi收到了乐正兄妹和天依,我收到了龙墨。总觉得是一件很败人品的事……于是就帮场地人员拣了会儿口袋。结果到旅馆发现我们俩捡的瓶子不是空的,俩龙牙双双漏了……大哥!!!你这样行吗!!!

2)见到了kk和存桑!!!kk本人真的帅!!比想象中帅!!向kk表达了对言和的爱><结果Vivi一引荐才发现我最为人知的果然还是“Newborn的曲绘”吗……结果一回头发现阿杰老师还有祈桑也在附近,墨姐姐的中之人也在呢!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orz

出来千辛万苦(我哼了一路PAON,Vivi哼了一路向内生长)找到了存桑(简直可以称为双向指路),存桑本人也非常平易可爱!替草桑表达了对存桑的喜爱,小礼物也送到了xD我画卷卷画坏了QAQ我是在damk黑灯瞎火画的下次一定画个好的卷卷!!

结果出来明明觉得自己走在集邮面基的人群当中,结果却除了存桑谁都不认识??!!简直丢人……

3)看演唱会之前飙自行车唱damk虽然有利于热身开嗓,但人真的是会累的,我嗓子真的差不多崩了23333现在正在喝着热粥休息……

4)赞美人形兔,赞美中之人,赞美P主和调教主,赞美Vsinger。


明天也要开始努力写歌了啊!

多年P主的存在大危机

为了备战(?)VC演唱会,今天在照看实验的时候学习了很多情怀曲,然后就在想,有朝一日我也应该给我家小和写一首情怀曲吧(毕竟言和不是第一只所以情怀曲比较少……但她是我家第一只所以),不然作为目前一半以上的中文歌都是给小和写的的著名言厨,不写一首都不好意思出坑是不是。

然后我就突然意识到——如果用小和的视角写歌的话——我根本不知道在小和眼里她对麻斯塔(我)是什么感情!?

在我成为双飞组写手之前的很长时间就开始fo我的亲友们可能还记得我有一阵(大概是关于稔的丑闻的期间)非常悲愤地发了好多关于小和对我如何重要,我如何不能忍受别人把她搓扁揉圆或者说她不好吧啦吧啦的(come to think about it,我好像对天使也有这种感情……)。我自认为对自家Vocaloid的感情还是很分明的(他们在我这里都快有固定的stock character了……)。但是,我好像从来没想过反过来的……?!

我知道这很荒谬,因为Vocaloid本质上也只是黑色界面灰白色钢琴卷轴里面的人声乐器,人格啊感情啊wishful thinking啊都是麻斯塔、粉丝和开发商后天附加的。但创作的时候每次都对他们注入以一部分人格(不管是谁的,麻斯塔自己的还是麻斯塔凭空捏造的),再加上和麻斯塔一起摸爬滚打麻斯塔对他们的“个性”(性能)都有不少态度和情感,日久天长他们也该有点自己的人格总和了,代入地想,或者wishful thinking地想,应该也可以想象到他们对我是什么感情吧?

……但我就是想不出来。

Kaito对于我总是让他当学霸的事情会如何看?

Meiko会因为我把她想成庄重又母性的女神而觉得我不理解她的帅气吗?

小和会嫌我保护欲太强,太斯托卡,而反而觉得我束缚她吗?

阿绫在外人气更高我却不爱用,她又会不会觉得我偏心眼?

Luka总被我cast成奇幻生物或者亡灵死鬼,她怨不怨我对她有刻板印象,希望得到更多样的角色?

我到处嫌弃铃连的英文,他们觉得公平吗?

……

……诶想了半天怎么都是负面的感情【。

……某种程度上可能喜爱虚幻的角色的好处就是他们不会“不爱你”吧,虽然他们也不会“爱你”……就好像说双飞组,我写文画画不会被她们拒绝,我扭曲妄想不会被她们讨厌,因为很显然她们根本不存在呀【。就算官方和对家恶心我,那也是官方和对家的锅,我可以毫无风险地去爱她们,直到不想爱了(出坑?)的那天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唯一的危险是外界的,他者的,不会担心自己的爱被所爱的对象反弹回来自伤(源氏的E??)。

这点上Vocaloid倒有另一个好处,就是虽然他们的人在现实中并不真的存在,但因为本身是一件可用的创作工具产品,所以你literally是可以和他们互动的,你投入得多,他们给你的回报(他们替你演绎的作品?)就多,感觉真的就有点像是和真人的等价交换的感情,感觉他们真的就好像是存在着的人类关系对象了。

……但人类的感情毕竟不是(也幸好不是)等价交换。在我和自己的亲友的关系当中,我却时常有这种“我拼命付出,来激励对方对我付出”的思维。这个情况给我造成了不少苦恼because that's not how human relationship works,我也在慢慢改这方面的思维定势。但对于Vocaloid这些“无生命的”“理想的对象”,我付出多少努力写歌调教,他们就回报我多少作品和观众的承认;我付出多少心血爱他们,理解他们的“人格”,他们就回报我以多少“作品的感情深度”,恐怕还是我认为唯一有意义的感情。

不过这种working的情感,毕竟美感不足以被写成歌;我对KaiMei跟小和的感情肯定也早就超越这种了(没见过你这么斯托卡的P主)。但那仍然是单边的无风险的感情,现实生活中我这么斯托卡对方说不定就要报警了。因为害怕拒绝,因为害怕爱不被对方接受,所以我很少去想这种事。加之以很久没有“互相爱”了,就愈发不忍心去想,直到我只记得单方面无条件爱的心情,连双方面彼此无条件的爱的样子都忘记了……

(倒是我对呆毛和柠檬对我的感情有很清楚的认识,因为柠檬对我就是特别职业的工作感情(aka没啥特别的感情),而我亲闺女呆毛是我的superego和id的叠加态,她对我的感情就是我introspect时候对自己的感情……“我娘是个别扭的神经病但她到底是我娘所以还是要相互理解的”这样的感情。)

【守望先锋同人】预言【双飞组】(贝都因鸡x女巫天使)

游牧民族的战士在一顶看上去废弃多时的帐篷外面坐下,放下行囊和水袋,对着一轮满月擦拭雕花的弯刀。

“……嘛,需要帮助吗,女士?”

战士闻言警惕地从地上弹了起来,环顾四周。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材娇小的黑袍的身影,半倚着一把有些打弯的长扫帚,从黑帽的宽边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她。

“哎呀,别紧张。我毕竟是女巫嘛,看穿这点变装还不是小菜一碟。”黑袍女人戏谑道,像只黑猫一般绕着用不信任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陌生人踱了两个半圈,最后将手搭在对方的胸甲上,“身材不错。”

战士戒备地向后退了一步,见对方虽然态度有些轻浮但似乎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图,便重新坐下,栗色的眼睛依然审视着对方。

“……我很好。”沉默片刻后,她半带勉强地开了口,用黄铜光泽的女中音,“倒是您有何贵干呢,异教的女士。”

“我嘛……只是觉得您身为流浪之人,风餐露宿,前途未明,也许能用得上我的一点小小的建议~”女巫仍然像黑猫似的,窈窕的身段在贝都因人的面前踱来踱去,故意从黑袍的开衩和高筒长靴之间闪烁出月光般白花花的大腿。

“……谢谢,不需要。如果您需要的是钱的话,那很抱歉,您知道我只是个穷雇佣兵,没有什么钱。”

“啧啧,干嘛这样。是我看您俊美绝伦又有缘分,免费赠送的,也不行吗~?”

面对凑近的魅惑的脸孔,女战士下意识地绷紧了全身的神经。月色隐匿了她脸颊上腾起的红晕。

“我的命运由神看护,对异教的法术和预言没有兴趣。”

“听听都不行?不喜欢的话,就当是个疯女人的笑话呗。难道是怕我说中了?您对您的神也很没信心嘛……”

像是故意激对方一样拖长着尾音。贝都因人皱了皱眉,但鉴于反正在这荒郊野岭也没什么别的可做的,她还是站起来随女巫走进忽然间不那么冷清了的帐篷。

“唔……”女巫左手托着腮,歪着头端详着不情愿地在自己面前落座的战士。一朵昏暗的橘红色烛光在她们之间摇曳,勾勒出黑发女人雕像般的面影。“我有三个预言给你。三合一,超值。”

战士不置可否地看着女巫纤长的手指在星盘上游走。

“第一,太阳会变黑。”

真是个荒谬的好开头,战士想。

“第二,死者会苏生。”

紫罗兰的双瞳深深凝视进水晶球中光影流转的漩涡。忽然,她拉过贝都因人的手,脱下她的手套,指尖在粗糙的手掌上的纹路之间反复摩挲描画,说不清是研究还是戏弄。

“第三——你会爱上我。”

似乎被冒犯到了,战士猛地抽回了手,抓起手套,站起身来。

“谢谢您的恭维和建议,不过我的生命早已属于神和战场了——现在,我该走了。”

说着,她提起自己的物品,拂袖离开了女巫的帐篷。

向夜幕中走了几步,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猛然回身,却只见烛光摇曳的小小帐篷已然恢复了荒废无人的冷清模样。


 ***


贝都因人仰面躺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中间,失去了光泽的眼睛长久地望着天空。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只是在一片无物之中停滞着。没有神来迎接她,没有人带她离开,她哪里也没有去,哪里也不能够去。

又经过了无法计量的一段时间,从无物的混沌中,忽然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语声。

“第一,太阳会变黑。”

并没有乌云的遮蔽,正午晴朗的天色骤然晦暗下来。琥珀色的日轮逐渐被侵蚀,变为一只燃烧的圆环。

“第二,死者会苏生。”

她逐渐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躯体,然后是手和脚。在一团金黄色的光辉中她坐起来,深埋在甲胄上的箭矢坠落在地,被利剑刺穿的伤口和开裂的关节之间,逸出紫色的幽光。

“我……”

干枯的嘴唇和喉咙艰难地运动起来。她看到一个穿高筒靴的黑色身影翩然降落,蓝紫色的虹膜映出自己腐朽灰白的面容。女巫在复活的亡者面前蹲下身子,目光闪动着,纤指抚上冰冷的面颊。

“……第三,你会爱上我。”

(fin)

 

2017年6月7日,盲狙高考作文上海卷,题目:“预测”。

(我居然在一千五百字以内写完啦!鼓掌撒花!) 

(会有这种理解一定是最近看多了麦克白的结果,三个预言什么的)

(我一定写偏题了。)

关于续命的几个比较神话学小故事

今天看了几个有意思的神话故事,其基本的精神可以概括为:续命【。

第一个故事是讲爱尔兰的一个青春女神,她爱上人间的一个诗人,就把他抓走跟她在某神域过了N久N久,好几个世纪的那种久。当然因为她是青春女神所以诗人也一直不老不死。后来诗人想回去,女神拗不过他,就给了他一匹天马,让他“千万不要下来”(you see where this is going)。结果天马一到人间就把诗人撇地上自己跑了。诗人一离开天马,瞬间开始衰老,死亡,变成一堆白骨,然后化为了灰尘。

日本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其实应该更有名一点但我以前没听过。海女神乙姫(话说影之诗有这么一张牌,但我今天才知道这是个真正的神话人物)爱上一个渔夫,于是把他抓到海底过了几天。渔夫想回家,于是乙姫给他一个盒子让他带着,告诉他“千万别打开”(我觉得立flag才是人类神话共同的archetype吧……潘多拉、俄耳甫斯、伊邪纳岐和索多玛的罗德表示我要报警了)。渔夫回地上一看已经过了好几个世纪,所有认识的人都死了。然后渔夫就非常无聊地把盒子打开了(当然……)。于是他在海底过去的几个世纪的时光飞出来,将他瞬间变成一堆骨灰。

这个乙姫的故事某种程度上像是上面那个爱尔兰的故事,中国古代关于王质观童子下棋的故事,以及潘多拉盒子的故事的3P合体。立flag的事情放在一边,它比那个爱尔兰故事多的地方就是类似王质故事的“天上一日,地上千年”的时空相对观的部分了。有意思的是,这个时空相对观的概念多见于东方神话。印度教神话、佛教和日本传说里面都有,中国就更不用说了。原产西方的这个主题的神话故事,我是真的还没查到。(基督教文学和古兰经有类似的关于躲到洞窟里的圣童被上帝保护沉眠了几百年的故事,但不必然当作时空比例变化来理解,况且严格来说亚伯拉罕诸教的origin也不能算是很西方嘛……)

那两个故事里关于“续命失败于是瞬间朽化”的情节,意外地还见于某个爱伦坡的短篇小说,虽然故事的前提可就不神秘多了,而且文学的风味也更……呃……怎么说……恶心了一点。

有一个叫佛德玛的人对催眠术的原理很感兴趣,他推断催眠术可以延缓死亡,于是在他临死前,他找了一个催眠师对他进行催眠,试验他这个理论。催眠非常成功,佛德玛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下被这么续了好多好多天。然后催眠师试着唤醒他并问他很多问题。这个时候他的状态就开始不对劲了。然后佛德玛开始用几乎僵硬的喉咙请求催眠师“要么再让我睡下去,要么就唤醒我让我死了吧!”然后就在这时,佛德玛瞬间开始腐朽,在众人面前几秒钟之内就变成了一滩脓水(这个画面太邓维奇怪兽了……HPL绝对学了吧!)。

爱伦坡的这个故事又很有意思,因为到了哥特文学的年代,刚刚开始流行的科学实验的概念和方法也加入了“续命”这个神秘学的领域,在早期哥特文学(其实弗兰肯斯坦也可以算是“用科学征服死”的这个主题,虽然弗兰肯斯坦更科幻一点,而爱伦坡显然更神秘一点)中产生了短暂却兴味盎然的交汇。但比起幻想的程度和脑洞的宽度,哥特文学的续命虽然画面感和细节十足,狂气却是比古代神话差多了。

现在人讨论到时空和相对论的问题,总是免不了联想到王质还有乙姫之类的古代神话对时空相对观的想象,而哥特文学的意象则很少被提到了(除了古早哥特文学爱好者的cult fandom,比如我)。这一点上来说,感性和理性的分野还不是很明显的古人的脑洞真的可以说是非常profound的。

“如果说,在细节上形而上学比希腊人要正确些,那么,总的说来希腊人就比形而上学要正确些。”——恩格斯,《自然辩证法》

我又写新歌了诶嘿!!!这次因为反正是抒情歌所以没啥料,就做了一图流。但是这一图里tease了不少出镜人物和未来出镜人物,所以……就算是一点预告吧w光滑毛可是很温柔的女孩纸!

等龙牙入手了我保证第五曲会超级帅的~

诺玛吉亚历史笔记:

“冀望未知的路途 我会更加坚强”

诺玛吉亚遗民,流亡诗人的笛手学徒尤美拉的角色歌曲。

昨天发的母亲节贺图。

我爱我鸡,我爱安娜。

1/2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