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心是狂风暴雨。

【可能是下一首投的歌的概念

Red, the blood of angry men


我居然完成了

CSP真好,(伪)厚涂真难

草画的小柳超绝无敌英俊美丽!!!

小柳一看就是优等生学霸www尤其是第一张那个冰冷的眼神,里面写着两个大字:“学渣”2333333

悄悄透露答案,联动在第四张哦w


花园学派的车前草:

于是我也画了校服问卷!出镜者海燕柳德米拉(战音Lorra的角色)~

回应幽寂画的阿廖沙http://cyclingonthesidewalk.lofter.com/post/2795d3_12b4650cb (是否看得到关联呢~)

画问卷好快乐~~~(滚去填坑)

 @花园学派的车前草 想看小沙穿校服。


最后一个是传说中的“社会主义女仆装”苏联校服w忍不住涂了点色。

大悲33周年


我永远爱安灼拉

草的屈牙嗷嗷嗷嗷!她笔下的人物总是可以给我无穷的震撼……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挺欺负龙牙的,老是让他整一些受难的造型啥的。但是正因为Vocaloid本身只是一个声音和形象的组合,因为作者想要表达某种东西,而不再是一个偶像(土偶木梗,不是明星那个偶像2333),而是有了灵魂,我们希望在他的身上也寄托我们psyche的一部分,而那一部分就是英雄的,阳刚的,不屈的圣徒和斗士的形象。


牙哥生日快乐~你特别帅xD


花园学派的车前草:



龙牙生快!今年份的贺图送上。


这次画的是 @在人行道上骑自行车 的《国殇》同人图……但画着画着就成了《雷电颂》。嗯就是郭沫若的五幕话剧《屈原》中的第五幕选段雷电颂。


昨天又完整地看过一遍雷电颂的内容。大概故事很简单,主旨也简单明确。象征手法很直接。《九歌》中的众神现在被供奉在寺庙中,人们供奉的是土偶木梗,灵魂不复存在。而就这些没灵魂的,也并不是死的——他们就在被人类社会中的、被这个当下的江山社稷中的各色人所扮演。


最左边两位是云中君和东皇太一。他俩被剧中屈原说的是诞生下黑暗的父亲和母亲。一般东皇太一多少是要画出威严的。然而这里感觉应该是木讷的,是轻信和没有根性的具象化。他莫过于某位缺乏立场和态度、甚至缺乏最基本的品格的君王的表征。那位东后,就如同云中君,坐在云中,然而风是不动的,云也不动,这是一个盲目地跟从原本的敌人却不以为盲从的人,甚至以为自己能掌控云雨的人——于是究竟是操纵还是被操纵呢?


东君是谁?太阳神,永远骑着马。然而诗人诅咒着这位除了马什么都不是的存在。要烧毁这匹马。这个故事里值得憎恨的恐怕是张仪。诱惑国君去与齐国交恶,与秦国名为结盟实为屈从。然而这位东君离开了马可能也什么都不是。所以不如就把马烧毁,看看他真实的面目。


那位东后,也自比湘夫人。然而,那哭出来的竹子,不也只是鞭打奴隶的刑具吗?诗人这样发问。


大司命和少司命。他们在剧中象征着谁?并没有这么清晰。可以猜测或许是屈原曾经的如意弟子宋玉以及他教育的小公子子兰吧。然而这两位都是投机者,唯一所遵循的不是原则,而是力量的位阶。不是操纵命运,就是被命运所操纵。而这也便是命运。


最后是河伯……河伯是一位真正的劳动者。他是钓者。他在别人眼里是卑微的,然而挺身而出揭露阴谋诡计,想归还我们的诗人一个清白。他是最初的同情者。最初的,永远来自最朴实的人,那些还没有被土偶木梗给唬住、镇住、吓住的人。


这个故事中出现最多的频率的词汇就是“没灵魂的”。谁是没灵魂的呢?不是那些土偶木梗,而是土偶木梗在人世间活生生的化身。没有人质疑庙里的神的灵魂。——活着走在世界上,才有人过问我们的灵魂。


上文只是对画中的背景人物们的简介,还请原谅我说了这么多。


=========================


龙牙这个人物原本的设定大概实在和这些事情完全无关吧……


话说按照话剧剧本原文,雷电颂这一幕应该戴上链子~看起来更有落难的感觉。但是后来觉得手部想强调光明的感觉,且不想破坏构图了……(没法画链子有点可惜)(x)


然而我们让他所扮演的角色无外乎都是殉道者和先驱一类的。有的时候感叹于他能够帮我们实现这些愿望。


下一首歌是他主唱并主要出镜的。(当然我指的就是海燕2。)我们继续努力画吧。


感谢,以及生快!


呜哇啊啊啊啊十周年了啊啊啊啊

番凩(迟刻的)生日快乐

我永远爱年长组永远爱干活P

Inkarnate Pro是个好东西,关键是买了年卡的话捏的地图可以商用啊!!


(顺便这是诺玛吉亚历史笔记的地图WIP)


(无奖竞猜诺玛吉亚在地图上的哪儿)

【守望先锋同人】Bios()【1】【双飞组,晶体管AU】

(我终于决定恢复连载了,而且还是No one asked for(不是)可能只有五个以内共同同好的晶体管AU。不过反正我没写过赛博朋克风,随便啦啦啦啦啦)

(设定是晶体管游戏主线末期/结束之后,从“同个位面的其他城市”来救援的调查员,正在接受处分的警探法拉和公共医学专家安吉。)

(可能会尝试一个新的叙事手法……?)

==========

“所以……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吗?”

安吉拉抬头向驳船码头通往露天剧院的坡道上面望去。在蜕变成灰白色,仅有电镀钢化玻璃的部分还残留着一点原初的翡绿色的景观坡道尽头,本该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的露天剧院寂静无声。沐浴在红色微光中的灰黑色建筑物如同一块无尽的铁壁不断向上蔓延,最终融进飘着薄雪的苍白天空。

“即使在‘进程’的影响下,也依然令人印象深刻啊……想想看在‘进程’以前该是何等的景象呢。安吉你以前来过云堤城对吧?”

“我开会来过一两次,倒是没怎么游览……”

“你看,我以前就说你太一心扑在工作上了。”法芮尔略带遗憾地评论。安吉拉没有回应,只是转过头去,远眺来路方向墨绿色的河水,和市中心高层公寓区错落上升的,点缀着红色灯光的灰白色剪影。

“……听说文化城区本来是‘进程病’爆发最严重的地方之一,但仅仅从这里来看,受影响的程度似乎意外地……没有比我们刚到时候的那些地方严重呢,不是吗?”

“就我所知道的信息,最早报告给其他城市的爆发事件主要集中在这一边,与之前传言的云堤城著名人物消失事件的地区也基本重合。”

“当初早该有人想到这不是单纯的流行病爆发吧,没法理解云堤城官方当初是如何解释过去的。”法芮尔嗤笑道,

“希望能在这边搜集到更多的情报……”

安吉拉点点头,像是确认似的将身侧的大剑拉近了一些。

“我会搞清这一切的。”

“……嗯。走吧,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


“所以……现在还有别人在吗?”

法芮尔从地上爬起来,摘下头盔甩了甩头发,皱着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们被投放的地区是云堤城接近最高处的行政中心,在一小片装点着绿植和金属光泽的几何纹饰的广场的西南方向,交织着明暗不一的琥珀色、祖母绿和宝石蓝的新艺术风格建筑物鳞次栉比,让视觉一时有些应接不暇。笼罩在意外寂静的空气之中的某种谜之无生命感,却使得这诡丽的城市平添了一种令人不适的,异己的气氛。

“我简直没法相信飞行员就这么把我们扔在这里了,他们就是这么对待被派到疾病肆虐的危险城市调查的专业人员的?而且还是在这种到处都是楼梯和坡道的地方,摩托车根本开不动啊……”

“可能的确没法开得更近了,受到那个东西的影响……”安吉拉拽了下法芮尔的胳膊,指给她看面前东北方向的高楼外壁上面,像被打断了脊椎的巨蛇一样了无生机地伏着的,巨大的白色物体。

“——好家伙,这可是个大麻烦。”

“我感觉接近它的时候我的晶体管也变得有点不好用了。”

“你说他们发给你的这个号称可以影响‘进程’的东西吗……”

法芮尔低下头审视了一下安吉拉手里的水绿色大剑,然后目光重新转向身躯上被贯穿了几个大洞的塔楼,和倚靠在塔楼上的不明物体,

“这么说来……这就是前段时间新闻说的‘攀附在布拉克特塔南楼上的巨大蛇形生物’咯。难道说对你的剑还有直升机的电子设备产生干扰的是这东西……?总觉得它并不像是单纯的变异生物……”

“……我很欣赏你把‘变异生物’称为‘单纯’的态度。”

法芮尔自嘲地笑了两声,跟着医学专家走向大楼底层的行政中心的正门。

“……进不去了。而且看上去早就没有人管事了……”

漆黑泛着红光的巨门紧闭着,显示的政务请求队列也已经跳动到了最大数值。安吉拉站在门前端详了一阵子,得出了结论,

“不管是因为传染病也好,蛇形生物袭击也好,这里已经没有人能帮上我们了。”

“那边的OVC终端倒是意外地还在正常工作的样子啊——”

在一串仿佛带着不情愿态度的电子音之后,安吉拉终于看到OVC终端上显示出“紧急调查:已知的‘进程病’症状”的窗格。

“他们给了我这个系统的只读权限。云堤城的市民就是通过这些终端来接收公共通知,阅读重要新闻,以及参加民调和选举的……”

“果然是一切都是民主的,连天气都可以票选的云堤城啊。”

法芮尔评价道,目光缓缓从“皮肤苍白”“发烧”“记忆力减退”和“疲劳感”的字样上扫过,

“……并没有什么科研价值嘛。一切可怕的疾病最开始都是‘类似流感的症状’……”

安吉拉瞪了法芮尔一眼,还是掏出笔记本将OVC终端上的文字记录下来。

“那边就是北楼了,云堤城的高级俱乐部和行政档案馆都在那栋楼里……”

两人同时望了一眼被巨大生物体的尾部残骸隔断的另一边,被白色方块侵蚀大半的塔楼,交换了一个沮丧的眼神。

“恐怕没法过去了。”法芮尔叹了口气,“那个东西的存在竟然能破坏临近的建筑吗……”

“就算能过去,恐怕也没什么太大的价值。这个‘进程病’的情况前所未有,官方的信息如果能有什么帮助的话,也不至于落到向其他城市求助。我更相信我的知识和判断。”

安吉拉安慰地拍了拍法芮尔的后背,提起倚在一旁的晶体剑,

“……我们走吧,如果还有人在这里的话,我们需要抓紧一切时机挽救他们。”


(TBC)


==========

(不知道这次的尝试如何……是完全没写过的类型,而且又涉及到一个新的游戏AU。晶体管有还不错的汉化,但是对于一些名词的翻译我不是很满意,我玩的也是英文的,所以很多词我就自作主张地翻译了,如果影响到食用请务必跟我反映嗷,考虑加个词汇表啥的……)

(晶体管Transistor是神游戏,你们一定要去玩。)

(Supergiant反正也是个神公司,他家的游戏你们都去看看。) 

(如果有人看的话我们下次见~)

1/29 下一页